新三板倒逼PE/VC募投管退之變:“公關模式”將淘汰

發布時間:2013-12-20 瀏覽次數:5755 次

對于仍處行業寒冬的創投機構來說,國務院近日發布的《關于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關問題的決定》(下簡稱《決定》)堪比冬日里的暖陽。隨著全面擴容進入倒計時,諸多創投機構正厲兵秣馬“備戰”新三板。

新三板擴容究竟對創投業的募、投、管、退全流程帶來哪些變化?機構如何把握新三板擴容的風險與機遇?擴容又將對一、二級市場的估值體系會有怎樣的沖擊?

帶著上述問題,證券時報記者采訪了創投行業四位掌舵人。他們分別是湖南高新創投集團董事長黃明、深圳基石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維、浙江華睿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宗佩民和深圳達晨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合伙人齊慎。

他們表示,新三板全面擴容對創投行業來說是重大利好,未來創投機構需要針對新三板調整業務結構。張維預計,今后的資本市場上,經驗和公關能力不再成為創投機構的核心能力,一批賴此生存的創投將被市場淘汰,而價值判斷和運營管理能力將成為優秀投資機構的標志。

拓寬創投投、退渠道 激發全民創業熱情

對于創投機構來說,新三板擴容后,各種不同行業的公司都將集中在此,非常方便創投機構篩選項目,投的項目都可以去掛牌上市,退出靈活。

證券時報記者:新三板即將全面擴容,且企業達到股票上市條件可申請轉板,這對VC、PE行業來說,其募、投、管、退的全流程將催生出哪些變化?

黃明:影響深遠。一方面,新三板的全面擴容,將為眾多處于初創期的創新型企業開辟新的融資通道。另外,也能為資本市場的發展提供指引,帶動社會資本投入初創期項目或中小微企業。

對VC、PE行業而言,這不僅完善了創業資本的退出機制,也有利于促使創投機構更加注重項目的成長性及其內在價值的挖掘。

具體來看,股轉系統全面擴容將促進創投在募、投、管、退四大環節形成更優的循環。其一, VC、PE機構的募資將變得更為順利。在完善的退出機制下,必然有更多的社會資本投入到這個行業。其二,對投資機構的項目判斷能力、資源整合能力和投后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三,投資退出的主動性大幅增強。以后,企業可以根據自身的實際需求,自由選擇在證券交易所上市或股轉系統掛牌,資產的流動性將進一步提高。投資機構也可以根據需要,適時變現。

張維:新三板的最大價值是激發經濟活力,鼓勵更多青年創新、創業,進而能夠培育出更多優秀企業,為創投帶來難得的投資機遇。其次,新三板擴容和轉板制度創造了資本流轉平臺,高效地把資產轉變為資本。資產一旦可以順利轉換為資本,就可以順利在經濟體系中流轉并放大,這種效應要遠優于簡單的貨幣投放,可以極大地激活存量資源。轉板制度意味著中小微企業可以從區域股權中心進入新三板,然后進入創業板和主板(當然也可以逆向流動),通過資本市場實現優勝劣汰。

此外,新三板在取消上市財務標準的同時并沒有放松對企業規范性的要求,這是創投機構非常愿意看到的。過去在投資過程中,規范性尤其是公司治理、經營運作、信息披露等方面一直是創投機構非常頭疼的事情,有時是投資的核心負面因素。新三板對規范性的要求意味著中小微企業從開始就需要規范運作、信息透明,有效幫助創投機構避免信用風險和道德風險。

同時,新三板擴容對創投機構的退出是重大利好。新三板擴容和轉板制度理論上意味著創投機構的退出渠道完全打開,而且可以間接進入主板和創業板市場,退出不再成為制約創投機構的核心因素。當然,我們也要做好準備應對退出過程中的估值調整,新三板很難具有主板和創業板那樣的估值水平,項目的盈利水平會主要依賴企業的成長性,這個挑戰不小。

宗佩民:新三板制度設計給初創期企業、盈利能力比較低的企業,一個展現自己的舞臺,引來更多的社會資本來投資。這個交易市場一旦形成,可以激發全民的創業熱情,對創業的正面影響深遠。對于創投機構來說,新三板擴容后,各種不同行業的公司都將集中在此,非常方便創投機構篩選項目,而且由于公司數量眾多,也很方便創投機構做橫向比較,選擇出更優質的公司,同時,我們投的項目都可以去掛牌上市,退出靈活。

齊慎:新三板的擴容無疑拓寬了PE的退出渠道,有利于PE產業鏈的完整完善。同時,拓展了PE機構增值服務的方式。以往PE機構投資項目絕大多數都奔著IPO去,一切以發審委的偏好為導向,或多或少存在片面追求短期利益的可能性,新三板的擴容,讓更多企業在IPO前通過新三板進入資本市場,對企業內部管理的規范性、行業地位及品牌的提升都大有裨益。目前,達晨所投企業已有兩家在新三板掛牌,有幾家企業即將在新三板掛牌,掛牌企業均為其行業內的標桿企業,發展態勢良好。未來新三板將是中小板及創業板的蓄水池,為A股市場輸送更多優秀企業。

靠經驗和公關能力生存的創投將被淘汰

在今后的資本市場上,經驗和公關能力不再成為創投機構的核心能力,一批賴此生存的創投將被淘汰,而價值判斷和運營管理能力將成為優秀投資機構的標志。

證券時報記者:股轉系統全面擴容后,對VC、PE機構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黃明:由于新三板主要為創新型、創業型、成長型中小微企業服務。這類企業經營不穩定,業績波動大,投資風險相對較高,要求投資者必須具備較高的風險識別和承受能力,并能更多關注于投后管理,以實現價值發現和價值創造。

按照《決定》的精神,股轉系統將定位于專業投資市場,實行較為嚴格的投資者適當性制度,逐步建成以機構投資者為主體的證券交易場所。由于新三板在功能定位、準入門檻、參與主體等方面與A股市場有明顯差異,在這個市場出現非理性炒作的可能性較小。

同時,新三板目前的生命力還不強,還需要引導更多社會資本的參與,而資本的信仰是趨利而動,因此,主管部門不宜進行過多、過嚴的行政干預,而要通過適當的引導,讓新三板按市場規則去運營。

張維:這要求創投機構對行業和企業有更強的前瞻性和把握,因為中小微企業進入新三板就等于進入了公共平臺,更容易被關注,如果創投機構不能及早發現具有投資價值的中小微企業,就會被競爭對手捷足先登,很難把握新三板的投資機會。同時,還要求創投機構建立培育企業、管理運營的能力,因為可以預見進入新三板的企業都是中小微企業,這些企業的管理體系尚未發育完整,會存在明顯的短板,創投機構必須能夠在經營管理方面給與大量的幫助,協助企業完善管理體系,建立高度市場化的經營能力,才能保證投資的順利退出和盈利。

所以,在今后的資本市場上,經驗和公關能力不再成為創投機構的核心能力,一批賴此生存的創投將被市場淘汰,而價值判斷和運營管理能力將成為優秀投資機構的標志。

宗佩民:創投機構要加強對新三板的研究。未來新三板里掛牌的企業數量龐大,行業眾多,肯定要去研究,才能挖掘真正有價值的項目。

齊慎:未來,企業上市不難,但一二級市場制度性的利差將不復存在,PE基金的收益更多的取決于其可持續的成長性。

隨著政策逐步落地,特別是轉板機制的明朗和交投量的上升,掛牌新三板無疑拓展了企業的融資功能,也不排除掛牌新三板后企業估值被推高,但未來,在注冊制的導向下,不論是新三板、還是創業板,估值都將呈現分化的趨勢,PE機構還是應該專業專注、回歸本源,以發現優秀項目為核心競爭力。

留住創新型企業 加大相關產品開發

新三板掛牌企業不設財務指標并不是風險,反而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投資機會,真正的創新企業無法達到國內嚴苛的上市財務指標。

證券時報記者:根據新政策,企業在新三板掛牌幾乎是零門檻,創投機構怎么把握其中的風險與機遇?未來如何加大相關投入?

黃明:創投機構須及時調整投資、管理以及退出策略,加強產業投資人才隊伍的引進和培養,才能更好地搶占機遇、規避風險。在《決定》出臺之前,我們已對多層次資本市場以及股權投資產業鏈開展了戰略研究和布局,今后繼續加大在新三板中的項目挖掘和投入是必由之路。

張維:新三板掛牌企業不設財務指標并不是風險,反而給我們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投資機會。過去主板和創業板對上市企業提出了嚴苛的財務指標和要求,這種情況下能夠上市的必然是成熟企業,真正的創新企業根本無法達到上市要求,顯然成熟企業的創新價值已經消失殆盡了,它只能代表過去,不能說明未來。

這種嚴苛的財務要求帶來的后果也很嚴重,中國大量真正的優質企業轉向海外市場,如BAT三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攜程、360、分眾傳媒等。新三板的推出意味著我們可以用中國的資本市場留住這些企業,進而孵化、培育,通過外部資源的推動成長為中國資本市場的“BAT”。

對創投機構而言,機遇遠大于風險,新三板相當于給創投機構建立了一個強大的企業庫,理論上中國有發展前景的、規范運作的中小微企業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總體上是值得創投機構投入資源去其中淘金的。當然,創投機構也需要創新業務,比如可以專門發行針對新三板的投資產品等等。

宗佩民:因為新三板機制會使得信息更加透明,經過創投機構的專業判斷和橫向比較,更容易鑒別企業的優劣,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風險是下降的。過去因為項目分散,信息來源有限,所以我們投資的時候可能只比較了兩三家同類的公司,投了后才發行更有價值的公司當初沒發現,新三板擴容后,優質項目更便于投資機構發現。

我們前幾天剛剛成立了新三板企業價值研究事業部,就是為了加大對新三板企業的研究力度。另外,我們還需要盡快組建新三板的專業投資團隊,集中關注新三板企業,一旦發現有價值的企業,可以實現快速反應。下一步還需要開發針對新三板的基金產品,抓住先機。

一級市場估值料下降 企業按需選上市路徑

資本市場每個層級所服務的對象是不同的,新三板對應的對象是創新成長型中小微企業,各地股交中心服務對象則更加寬泛,是那些不能上主板和創業板的、符合一定條件的企業,不僅涵蓋了中小微,也涵蓋了不能上主板、創業板的大型企業。

證券時報記者:股轉系統全面擴容后,對一、二級市場的估值體系有怎樣的沖擊?您認為理想的價格水平應處于何種區間?

黃明:無論從宏觀經濟形勢來看,還是從市場的理性回歸趨勢來看,一級市場估值應逐步下移,我認為,一級市場的合理估值區間應該在5~8倍之間。

就二級市場而言,雖然股轉系統擴容對其直接沖擊有限,但仍會分流部分資金,從而影響二級市場的估值體系。并且,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在新三板市場的培育下快速成長,它們的轉板會增加創業板、中小板的市場供給,進而影響二級市場估值。

張維:短期內,一級市場的估值水平可能會根據新三板的估值情況有所波動,但不會有本質的影響,因為真正決定新三板估值水平的還是企業價值,這和一級市場的估值邏輯是一樣的,無非這個市場更有效,可以消除信息不對稱,提高定價效率,但不會改變整體定價邏輯。

記者:在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掛牌的公司,達到股票上市條件的,可以直接申請上市交易,對于公眾來說,在企業轉板前投資的機會出現,由此會否對傳統的PE投資產生沖擊?未來對于投資項目上市推進路徑的選擇,比如在中小板創業板和新三板之間是否有傾向?

黃明:傳統PE投資熱情的降溫是行業發展的正常趨勢,但新三板轉板機制不會是主要影響因素。轉板機制是創投機構從場外市場走向場內市場的橋梁,轉板成功之后,一、二級市場的估值差異能為創投機構帶來一定的溢價,但這種溢價一定會處于合理區間,并且只有優異的成長型公司才能享受到可觀的估值溢價。

作為投資機構,我們未來會對新三板給予更多關注,但在項目上市推進的路徑上不會存在傾向性,這完全取決于項目的實際情況。

張維:目前轉板細則還沒有發布,具體如何操作不得而知,但公眾投資新三板應該不會那么簡單。

這里面有幾個原因:第一,目標是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所以新三板和主板、創業板一定會形成顯著區分,他們的交集會很少,因而轉板的機會一定不是大量的,只有極少數企業能夠實現。

第二,普通公眾對企業價值的判斷力有限,多數只能依靠市場間的套利,但是,公眾不會比專業機構更有定價能力,所以賺取市場套利是很難的。在主板和創業板市場中,散戶的虧損明顯高于機構投資者,我認為這個格局在新三板市場也不會改變。

第三,作為在新三板掛牌企業來說,它也不希望接受很多公眾投資者,因為它們同時也需要資金以外的支持,包括行業經驗、客戶資源、運營管理等,這些都是普通投資者無法提供的,可以預見,未來的新三板市場一定是創投機構和專業投資人士為主的市場。

對于未來上市路徑的選擇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這涉及企業發展階段、估值水平、財務指標、企業家意向等多種因素的權衡,總體上,我們是支持和鼓勵企業走向資本市場的,通過資本市場做強做大,其次才是考慮轉板的問題。

齊慎:企業掛牌新三板,已經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公眾公司”,對任何市場參與主體都是一個可以選擇的投資機會,都是開放和均等的。目前新三板的參與主體還有一定限制,機構投資者有一定優勢。

新規指出“在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掛牌的公司,符合上市條件的,可以直接向交易所提交申請”,我們可以理解成是某種程度上的“綠色通道”,這與“注冊制”的思路相契合,新規的實行,會提高企業掛牌新三板的動力,提高市場活躍度,從而促進新三板的價格形成機制、價值發現功能。

資本市場每個層級所服務的對象是不同的,新三板對應的對象是創新成長型中小微企業,各地股交中心服務對象則更加寬泛,是那些不能上主板和創業板的、符合一定條件的企業,不僅涵蓋了中小微,也涵蓋了不能上主板、創業板的大型企業。因此,上市的傾向性要根據企業的實際情況,對于有條件上中小板、創業板的,我們建議可直接上,對于暫時不具備條件的,新三板是個很好的選擇。

信息來源:《證券時報》

上一篇:IPO意見稿條款導向“互搏” 借殼未死卻悄然隱去

下一篇:創投行業或迎來“黃金十年”

久久综合给合久久国产免费,国产精品第一页,久99久热爱精品免费视频37,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免费人成视在线观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