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ru0c"></th>

      推動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要解決好關鍵問題

      發布時間:2020-12-05 瀏覽次數:956 次

      9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科學家座談會上再次強調,推動重要領域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集成電路是中國制造的重要基礎和核心支撐,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關鍵力量,是事關信息安全、經濟安全、國家安全的基礎性、關鍵性、戰略性產業。集成電路產業主要涉及芯片的設計與制造技術,近年來中國芯片面臨的發展困境使我們愈發清醒認識到加快發展集成電路產業、盡快突破芯片技術瓶頸、盡早實現產業自主可控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當前,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成效與問題并存。一方面,產業發展取得積極成效,但產業結構層級不高。集成電路產業鏈分為上、中、下游,我們在下游智能終端生產消費環節占據較強市場優勢,在中游芯片設計、生產環節取得一定成績、占據一定市場規模,但在上游半導體材料和光刻機等設備方面自給率較低,核心材料和設備主要依賴進口。應該說,越往產業金字塔頂端走、上游走,我們的控制力就越弱。另一方面,產業國產化取得一定進展,但距離自主可控仍有較大差距。近年來,我們在芯片設計和封測領域已涌現出一批科技型企業,有些企業規模已位居全球前列。但尚沒有一條完全自主可控的芯片生產線,光刻膠、光刻機等關鍵材料、設備被國外企業壟斷。
      集成電路產業是知識密集型、資金密集型產業,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推動集成電路產業自主可控和高質量發展,要著力解決好體制機制、資源投入、人才短板等問題。


       

      培育好“產業鏈”“政產學研鏈”兩個鏈條
            集成電路產業高質量發展需要構建“一縱一橫”兩個鏈條?!耙豢v”即產業鏈,主要包括“材料和設備——芯片設計——芯片制造——泛終端產品生產”等環節,是實現集成電路產業安全可控的關鍵所在?!耙粰M”即“政產學研鏈”,主要包括“政策制定部門、相關科研院所、設計生產企業”等機構,這些機構是實現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壯大的關鍵所在。長期以來,在“產業鏈”上,我們過于偏向于市場化運作,過于追求短期的質量和效益,“造不如租、租不如買”思想根深蒂固,對自主品牌、自主創新扶持不夠。在“政產學研鏈”上,我們在政策制定、產業規劃、資金分配等方面還存在明顯的計劃經濟色彩,在市場導向、績效導向方面做得不夠,各主體、各環節脫節現象突出,企業作用發揮不充分。今后,對產業鏈要適當加大行政管理、行政扶持力度,在產業布局方面充分體現國家意志,在資金投入方面充分體現國家責任,在核心技術攻關方面充分發揮國家力量,發揮好新型舉國體制和全國一盤棋制度優勢,確保在國家主導下盡快實現核心技術、核心產品突破,打通集成電路產業鏈堵點、斷點。對政產學研鏈要適當加大市場化改革力度,在資金分配上,真正打破傳統上“政府向科研院所撥款搞研發”的路徑,大力推動核心技術攻關“揭榜掛帥”制,鼓勵科研院所和企業結盟申請研發項目,研發成果考核的主要依據就是能否實現科研成果完全轉化。此外,在成果轉化上,科研院所盡量不直接介入市場,專心做好技術攻關,充分發揮企業的生產優勢、市場優勢,提高成果轉化效率。

      發揮好“國家扶持”“企業主體”兩個作用
            綜觀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領先的國家,無一不體現著國家意志和國家支持,無一不體現著領軍企業的深度參與??梢哉f,集成電路產業是政府和企業共同作用、共同參與的結果。從發揮政府作用看,美國的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資金最初來自國防基金;從發揮企業作用看,歐洲、韓國的集成電路產業規劃背后也有飛利浦、西門子、三星等公司的深度介入。我們要在三個方面發揮好國家扶持作用:一是發揮好國家在產業規劃制定上的主導作用,特別是在產業鏈布局上,政府有關部門要做好統籌協調;二是發揮好國家對突破性技術攻關的資金支持作用,涉及“0到1”的重大技術突破,具有很強的試驗性、試錯性特征,要加大財政資金支持,涉及“1到100”的技術推廣應用,主要依靠市場力量,財政可減少投入;三是發揮好國家在基礎平臺建設方面的主體作用,國家牽頭建設權威的國家級集成電路產業創新中心,重點做好技術孵化服務、成果轉化測評等工作。要發揮好企業在產業政策制定方面的重要作用,適當借鑒歐盟采用的“政府引導協調、企業參與編制”的集成電路產業政策制定組織模式,讓更多領先的中國集成電路企業深度參與產業發展規劃起草制定,讓企業的人才進入政策制定環節,確保各方面資源得到充分利用,保證產業政策、產業規劃符合市場發展實際和發展預期。

      構筑好“產業防線”“人才防線”兩條防線
            從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國際環境看,我們面臨的壓力是前所未有的,除了加快國產化步伐外,已無路可退,也無路可選。但集成電路產業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做好長遠謀劃的同時,還要加快構筑“不能退”的防線。一是全力構筑一條完全自主可控的產業防線。準確把握我國在晶圓材料、光刻機設備等“卡脖子”領域發展現狀和國內市場需求,力爭用較短時間實現較高精度芯片全產業鏈的國產化,有效緩解智能制造產業可能面臨的“無芯可用”的問題。依靠領軍企業、領先科研機構做好技術研發和成果轉化,鼓勵國內智能終端生產廠商使用國產芯片,避免在非關鍵應用場景對國產芯片過于苛求,給國產芯片更多的“進場機會”,在實踐中逐步提升國產芯片性能,確保這條產業防線盡快建成并發揮效益。二是積極構筑一條避免人才流失的人才防線。集成電路制造涉及物理學、材料科學、工程科學等,對高端人才需求較大。當前,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約有30萬的人才缺口,高端人才更是被美國、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地區所網羅。一方面,要用市場化機制吸引國(境)外人才、留住國內人才,提高產業相關人員待遇;另一方面,針對美國對中國科技和工程人才實施出入境限制等歧視性政策,要努力化危機為機遇,制定有關“引智政策”“招智政策”,吸引這部分高端人才進入中國集成電路產業。

      建立好“對外開放合作”“龍頭企業拉動”兩個機制
            一方面,要建立集成電路產業對外開放合作機制。集成電路產業難度高、產業鏈復雜、高度國際化,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閉門造車發展。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必須堅持開放合作原則,融入全球產業鏈,整合國際資源,拓展國際市場。要鼓勵任何國家、任何企業來中國建設高精度的集成電路生產線,鼓勵外資把研發和生產能力留在中國。通過開展對外合作暢通產業外循環,帶動自主可控生產線的發展和成熟。另一方面,要建立依靠龍頭企業拉動產業上下游協同發展機制。集成電路產業集中度高,往往是少數企業處于領軍和支配地位。要實現集成電路產業突圍,就要圍繞龍頭企業的需求,構建產業鏈發展生態,實現產業鏈上下游企業與龍頭企業的高質量供需對接,暢通產業發展內循環。比如,今年上半年,廣東省撥付項目資金定點支持集成電路產業,其實施模式就是圍繞域內領軍企業實際需求和使用評價,來考慮子項目的中標企業和成果評價。因此,要著力建立集成電路產業龍頭企業帶動、上下游企業配套的產業生態和合作機制,既確保龍頭企業產品供應鏈穩定可靠,又能發展和壯大一大批配套企業。

      信息來源:學習時報

      上一篇: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

      下一篇:嫦娥五號探測器成功發射 開啟我國首次地外天體采樣返回之旅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野花视频免费观看,国内精品视频免费福利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