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 湖南水口山工人大罷工!工農聯盟的火種燃起來了!

發布時間:2021-04-15 瀏覽次數:419 次

百年前,一葉紅船從嘉興南湖駛出,在急流險灘中破浪前行,成長為行穩致遠的巍巍巨輪。

百年崢嶸歲月,從組建中央蘇區中央印刷廠第一家國有企業,到改革開放“春潮涌動”,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中國經濟終從最初的“一窮二白”升級為百萬億GDP,令世界矚目。

熱土瀟湘,湖南國企在黨的領導下,歷百年滄桑,砥礪奮進,成為湖南經濟的中流砥柱。

百年黨史,薪火“湘”傳。讓我們走進湖南省屬國企,探尋紅色基因,感悟黨的初心和使命,解鎖湖南國企發展紅色動能。湖南省國資委黨委聯合FM90.5中國交通廣播為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推出特別報道《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首期讓我們走近水口山工人運動:湖南工人運動的最高潮。

從衡陽市區上許廣高速行駛36.1公里,就到了水口山鎮,它因礦而生,因礦興起,因礦繁華。

從水口山鎮沿著一條坑坑洼洼的路往里行駛約8公里,就進入了水口山老礦區。這里的建筑大多歷史久遠,墻壁斑駁,紅磚朽木,一幅典型的老工礦企業景象。

越往里走,挖礦機器的聲音就越大,“2號井”依舊源源不斷“吐”出礦砂,一下子把人拉回到了1922年那段熱血沸騰的紅色歲月。

圖|水口山工人運動紀念畫

醞釀:康家戲臺的星星之火

有著“世界鉛都”美譽的水口山,采礦歷史達900多年。上世紀20年代初,水口山鉛鋅礦已成為湖南省境內最大的省立官辦工業企業。

據中共常寧市委黨史研究室傅建平介紹:“當時的軍閥們把這里當作提款機,對礦工極盡壓榨、剝削。礦工所得的報酬就是當局所發的礦票,這種礦票到其它的地方不能用,只能到礦部的油米處購買生活用品。但是油米處的米是發了霉、摻了沙的米,而且短斤少兩,礦工們的生活苦不堪言?!?

1921年10月,一束光照進了黑暗的礦洞里。

彼時,毛澤東第一次來到衡陽,發展了蔣先云、黃靜源、黃朝英、蔣嘯清四人為中共黨員。在毛澤東的主持下,中共湖南省立第三師范學校黨小組建立,第一任黨小組組長由黃靜源擔任。這是衡陽最早的中共組織。1922年4月,毛澤東第一次來到水口山,關心鉛鋅礦工人疾苦。他的到來,點燃了工人運動的火種。

毛澤東住在了離礦區不遠的康漢柳飯店。如今,飯店還殘留的青磚和陳舊的木框,無聲訴說著過去那段血與火的崢嶸歲月??禎h柳飯店前面幾步便是康家戲臺,在這里,毛澤東激情講述馬克思主義先進思想,喚醒工人群眾團結起來,反抗剝削、反抗壓迫。

隨后,毛澤東回到衡陽,并到省立第三師范學校作關于社會主義的學術演講時指出:湘南學聯應擔負起對水口山的宣傳工作,衡陽黨組織應以水口山為重點,深入到水口山工人中去作宣傳,發動工人、組織工人,為建立黨的組織打好基礎。

1921年冬到次年4月,水口山有70多名工人被吸收入團,成立了水口山礦社會主義青年團。在此基礎上,又在工人中發展了劉東軒、宋喬生等人加入中國共產黨。1922年11月,中共水口山礦小組建立;1923年初,隨著黨員人數的增加,此處成立了臨時支部;5月初,湖南省境內首個礦山黨組織——中共水口山支部正式成立,蔣先云擔任書記。

爆發:機器全停 礦區靜寂

1922年9月14日,安源路礦工人舉行大罷工取得全面勝利,極大地鼓舞了水口山礦的工人。一場爭取正當權益的抗爭,暗暗地醞釀開來。

為此,礦區機械科工人黨員劉東軒、羅同錫等商定派工人代表劉東軒赴安源“取經”,然后發起自己的罷工斗爭。

1922年11月22日,蔣先云等到達了水口山。當晚,數百工人在康家戲臺前坪隆重集會,歡迎蔣先云、謝懷德等同志。他們號召工人們組織起來,指出成立俱樂部是組織起來的第一步,有了俱樂部就有了靠山。

23日,各科工人推選代表在康家溪康漢柳飯店舉行了第一次工人俱樂部籌備會議,并在飯店的大門邊掛上了“湖南水口山工人俱樂部籌備處”的牌子,組織了臨時干事會,公推羅同錫為臨時正主任,劉東生為臨時副主任,各科公推出臨時總代表,組織臨時代表會。由臨時干事會和臨時代表會公推蔣先云為工人俱樂部籌備處的全權代表,謝懷德、李慶余、方福勝為參事員。會后,廣泛開展了宣傳、組織工作,短短三天時間,有3000多名工人報名為俱樂部會員。

25日,工人俱樂部籌備處發出了成立俱樂部的通知。

26日,發出了傳單,傳單上寫:“工友們呀!我們成天成夜不要命的工作,也覺得快活嗎?油鹽菜米不夠吃,父母妻子難養活,也覺得幸福嗎?唉,再比我們苦沒有了,還說什么快活呢?!再比我們窮沒有了,還說什么幸福呢……”
12月5日,機器全停,礦區靜寂。俱樂部發布罷工宣言,通電全國,向礦局提出18項條件,震驚中外的水口山工人大罷工爆發了。

為保證工人罷工不受損失,毛澤東于11日至13日率湖南省工團聯合會所屬11個工團代表22人,與當局就政府對工界的態度、集會、結社,工人對政府的態度、人力車工會等10個問題作直接交涉,并巧用趙恒惕的《湖南省憲法》的相關條文駁斥了其政府對工人運動的誣陷,捍衛了工人的利益,迫使趙恒惕及其軍閥政府不得不承認工人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宣稱“政府對工人全采保護主義”。

這就從一定意義上,確立了水口山工人罷工的合法性。

勝利:中國工農聯盟的典范

工人與礦局的對峙達23天之久。

12月18日,寒流突襲水口山礦區。水口山礦局一張“請柬”送到了俱樂部,指名要蔣先云前往“磋商”。

面對大批的礦警包圍,蔣先云、劉東軒兩人毫無畏懼,面對礦局“即日開工,否則就地正法”的脅迫,兩人斬釘截鐵地拒絕道:“要扣留就扣留,要殺就殺。想要開工,就必須答應工人們提出的條件?!?

很快,聞訊趕來的3000多名工人形成一個“鋼鐵桶子”團團包圍住礦局,高呼“不準殺害俱樂部全權代表”“不答應罷工條件拒不復工”……

26日下午,工人俱樂部18條要求得到水口山礦當局簽字認可,工人們領到了補發的工資和紅餉。

至此,持續了23天的水口山工人大罷工,以工人的勝利而告終,掀起了湖南工人運動的最高潮。

傅建平介紹,水口山工人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在建黨初期所領導的一次取得完全勝利的工人斗爭,掀起了湖南工人運動的最高潮,是馬克思主義理論與中國工人運動實踐相結合的光輝典范。大罷工勝利后,水口山黨組織又派優秀黨員劉東軒、謝懷德等到衡山岳北開展農民運動,成立了岳北農工會,這是全國最早的工農聯盟組織。從某種意義上講,水口山工人運動,既是中國工人運動的先驅,又開創了中國工農聯盟的先河,成為中國工農聯盟的典范。

如今,這片曾讓一大批革命先輩戰斗過的紅色熱土,正在肩負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光榮使命——以湖南有色銅鉛鋅產業基地水口山、株冶有色、五礦銅業、五礦鈹業四家核心企業為龍頭的有色金屬產業集群積極踐行湖南省“三高四新”戰略,全面提升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依托資源稟賦和產業基礎,加快傳統制造業改造提升和新興制造業發展培育,打造國家級有色金屬與合金新材料產業基地。

信息來源:黨群工作部

上一篇: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 耿飚——水口山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

下一篇:省科開院組織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專題黨課培訓

久久综合给合久久国产免费,国产精品第一页,久99久热爱精品免费视频37,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免费人成视在线观看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