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 | 株冶如何煉出“江南明珠”

發布時間:2021-05-19 瀏覽次數:371 次

如今你開車行駛在株洲市清水塘大道上,能遠遠看到一根高高聳立的煙囪。人們見慣了鱗次櫛比的高樓,好像早已對這根133米的煙囪失去了舊日的感知力,事實上,它曾是“亞洲第一高煙囪”,也是象征著株洲工業曾經所達到之歷史高度的標志性建筑。

這根煙囪矗立的地方,曾經是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湖南有色金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上市公司株洲冶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株冶”)的所在地。株冶1956年底建廠,與株洲市同齡,作為共和國曾經最大的鉛鋅生產基地,株冶不僅永遠寫入了株洲市工業發展的發展歷程,還見證了共和國的經濟騰飛。

隨著2018年底株冶整體搬遷至衡陽市常寧市水口山,煙囪已經不再冒煙,它孤獨卻堅毅地矗立在那里,訴說著歷史的風霜。

△株冶清水塘老工業基地全景

創業維艱:肩扛手拉株冶故事啟章

株洲是新中國成立后首批重點建設的八個工業城市之一,“一五”時期蘇聯援建的156個項目就有3個落戶株洲,株洲在全國工業布局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彼時的中國百廢待興,大力發展重工業與軍事工業成為了全民族為實現國家獨立富強、面對強國環伺的復雜國際環境的必然歷史選擇。而“一五”時期布局的株冶,其承擔的有色金屬冶煉的產業職責,則為軍工、化工、機械等領域提供了重要的原材料支撐,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于是“時不我待、爭分奪秒”便成為早期每個投身有色冶煉事業株冶人的共同心聲。 

“看到冶煉廠終于開始投產了,我內心是十分興奮的?!比缃褚呀洶耸鍤q高齡的前株冶總工程師傅作健,回憶起六十多年前剛從沈陽冶煉廠實習完回到株冶時的場景,仍顯得異常振奮。

△建設中的大煙囪

事實上,那時的株冶才剛剛搭建起銅冶煉系統,規劃的區域內更多的仍是農田與小山坡。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株洲甑皮嶺——曾經的株冶所在地,人們幾乎是靠著“肩扛手拉”的方式,奇跡般地快速建設了大批的廠房、煙囪和基礎設施。

“挎一壺水,揣一點糧,一干就是一整天?!边@是當時的株冶人對建設場景的形容。正是在這種豪邁的干事創業精神指引下,從1956年底正式籌備動工,到1958年底開始投產,僅僅用時兩年多一點,一座初具規模的有色冶煉廠就拔地而起。

△上世紀50年代,肩扛手拉的株冶建設施工現場。

六十多年后,經歷了當年熱火朝天建設場景的傅作健還能回想起當時的一個細節:因為缺少運輸建材的車輛,那時廠區工人下班后,回家路上每個人還要為修建廠辦托兒所扛上十塊磚,對于勞累了一天的工人來說,搬運這十塊磚并非易事,但當時的株冶職工并無怨言,在廠黨委的號召下,無一例外地承擔起了這項建設任務,將工人的主人翁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可以說,早期株冶的落成,每個株冶人都參與了其一磚一瓦的增添。

為國還債:困難時期彰顯國企擔當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之交的那段歲月,三年自然災害、中蘇交惡等一系列國內國外的歷史變局,使得剛剛經十年調整方興未艾的中國經濟再次陷入困頓。

在國家經濟最困難的時期,株冶廠承擔了為國家償還外債的任務,并集中全廠上下一切力量,開展了“大煉電銀”行動。

也是在那一時期,株冶廠涌現出了市勞模尹錫和等一大批為國分憂、忘我工作的優秀黨員,他們成了那個時代的模范和企業的精神支柱。株冶金銀工段也成為當時株洲市的標桿工段,而時任銀電解班班長的尹錫和與其創造的"二五八"工作法在全市受到了高度認可,并得到大力推廣,株洲市掀起了一股"推廣二五八,學趕尹錫和"的熱潮。

當時的株冶廠里流傳的這樣一個小故事:在金銀工段的電解槽邊上,來往的工人經常會看到尹錫和用拖把、抹布在電解槽上來回擦拭,在吸干凈槽邊的液體后再擰回電解槽。原來在金銀冶煉提純的過程中,常會有電解溶液滴落在電解槽的邊緣,因為電解液中含有金銀成分,為了不浪費哪怕一絲一毫的資源,尹錫和會將滴漏的溶液回收。

“那時候的人思想很純粹,想的都是集體的事情?!睋底鹘』貞?,在大煉電銀的最高潮時期,操作模臺上堆壘著大把的碎銀,但他從未聽聞過廠內有偷竊銀子的事情發生。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有首傳遍大江南北的歌曲這么唱——“戴花要戴大紅花”,這首歌表達出在那個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人們對于崇高精神品質的追求。而那個特殊時期發生在株冶的故事,則為這樣的時代精神烙下了專屬于株冶人的獨特印記。

走向國際:厚積薄發書寫有色輝煌

在株冶工作了36年的劉杰說起自己最初的株冶印象時,語調中仍然充滿了自豪。他記得,新中國成立35周年時國家曾發布了一張宣傳海報,上面列舉了建國后的一系列經濟成就,并且擇取了兩家優秀企業作為中國三十五年工業化建設的杰出代表,其一是彼時鋼鐵行業執牛耳的鞍鋼,另一個就是有色金屬行業的株冶。

“這代表國家對于株冶的認可,可惜當時沒條件將這張海報拍下來?!泵空劶按?,劉杰仍是后悔不已。不過,歷史煙塵能掩蓋褒獎的海報,卻無法遮蔽株冶的快速壯大。在二十多年的經驗總結和技術積累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株冶迎來了輝煌時期。

到1990年,株冶成為了我國主要的鉛鋅冶煉生產基地,據當時的公開數據顯示,那時建廠34年的株冶,已為國家累積貢獻了113531萬元,這一數字是株冶固定資產原值的8倍,相當于株冶為國家奉獻了8個基礎投資規模相當的冶煉廠。也難怪1990年9月,中央電視臺在節目中將株冶比作為“閃耀的江南明珠”。

▽株冶所獲部分榮譽

進入90年代,株冶前進的腳步并未放慢,其生產的“火炬”牌鋅錠,于1992年在倫敦金屬交易所注冊,正式打開了國際市場的大門。要知道,在當年要想拿到倫敦金屬交易所的注冊資格,廠家生產的產品達標率必須達到100%,而最能彰顯廠家技術水準的產品,則是通常被用于制造高級合金及其他特殊用途的“零號鋅”。

據傅作健介紹,當時為了對標國際標準,株冶廠對“零號鋅”的出產標準甚至高于純度99.995%的國際標準。傅作健自豪地說:“當時的株冶,可以說是中國有色金屬冶煉的行業標桿!”隨著1996年鋅十萬噸項目的擴能投產,株冶的鋅生產能力達到25萬噸,這一數字在當時號稱“中國第一”“世界第三”。

株冶為何能在改革開放后迅速取得了一大批的技術突破?傅作健認為,除了二十多年來扎實的技術積累,還得益于株冶廠黨委對企業發展方向的正確指引,以及一大批技術人員與一線工人不畏艱難,為企業降本增效做出的突出貢獻,在這過程中,還解決了很多工藝方面的“卡脖子”問題。

“例如株冶的銀浮選技術?!备底鹘∨e例說,過去市面上的鋅精礦中的銀含量是不計價的,但株冶所改進升級了銀浮選技術,能在鋅礦浸出渣中回收銀后,鋅精礦中的銀含量也要開始計價了,株冶的技術改造改變了行業格局。再比如株冶所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通過無數次實驗打造的“深度凈化”技術,一改鋅礦冶煉中行業內通行的“黃藥除鈷法”,為減少環境污染、優化工人的施工環境都產生了重要增益。

△株冶通過先進工藝對工業廢水實行回收綜合利用,成功實現工業廢水零排放,為行業首家。

經過近半世紀兩代株冶人的不斷拼搏奮進,在一片荒郊野嶺上拔地而起的這座舉世矚目的工廠,正書寫著屬于中國有色冶煉的輝煌歷史。在株冶人身上,我們仍不難發現那自建廠伊始就一直伴隨株冶的“化腐朽為神奇”的堅定信念。1993年4月,株冶鋅系統發生了大“燒板”,面臨停產的危險,傅作健回憶道:“半個多月的時間,大批技術工人家也不回守在廠里,當時也沒有什么上下級關系,只要誰想著了點子就去檢驗,大家腦子里想著的都是怎么解決掉問題?!闭窃谥暌奔夹g團隊日以繼夜的搶修補救下,鋅系統很快就起死回生。

更令人驚嘆的是,那年鋅系統在修復后不僅運作良好,挽回了損失,還創下了歷史最高的生產記錄,一年后的1994年,株冶出口創匯突破一億美元,成為湖南企業出口創匯首戶。

火炬相傳:續譜株冶時代新樂章

湘江北去,浪拍櫧洲。

不論是“一五”時期的點火燒荒、破土新生;還是經濟困難時期的迎難而上、艱苦奮斗;亦或是改革開放后的銳意進取、開拓創新?;仡櫫嗄甑陌l展歷程,株冶像是踩著共和國歷史進程的節拍,邁出的每一步都與國家的發展“同聲若鼓瑟,合韻似鳴琴”。

新時代,在踐行新發展理念的背景下,肩負起產業鏈高端升級和綠色轉型的重任,株冶,這個為國家奉獻了六十多年的老國企,根據中國五礦、湖南省委政府和湖南有色的安排,做出了一個重大決斷,由株洲市石峰區清水塘老工業區整體搬遷至衡陽市常寧市水口山。

這與六十多年來株冶發展史上所遇見的任何一個關卡都不一樣,整體搬遷,相當于再造一個新廠,依稀間,我們仿佛聽到了歷史的回響,曾經在甑皮嶺,那鏟挖斧鑿的聲音似乎穿越了六十多年的時光傳來,于是,一曲歷史的復調在耳邊徐徐奏響,這曲旋律是那么熟悉,但又蘊含著特屬于新時代的鳴響。

△自動化生產線、工業機器人在新株冶工廠得到充分應用。

從破土動工到正式投料生產,一個更加環保、智能的新株冶僅僅歷時383天便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印象里父親不是一個感性的人,這么多年我從未見他哭過。新廠建成,多膛爐點火的那一刻,我看到他落淚了?!敝暌变\濕冶廠砷鹽凈化工序工人王涵說道。他的父親現在工作于株冶銅鉛鋅產業基地氧化鋅廠多膛爐工序,全程參與了新廠的建設,在最忙碌的時候幾乎“人間蒸發”,一年在家里也見不上幾回。

王涵是一個典型的“企三代”,祖輩、父輩和他自己都工作于株冶,對于父親的動容,他有更深的體會:“株冶不僅承載著祖輩、父輩們的青春,更有他們揮灑不去的記憶?!?

△世界最大的152平方米沸騰焙燒爐

如果把迄今為止的株冶故事做下小結,那這一定是一個首尾呼應的故事。從“一五”時期的“亞洲第一高”煙囪,到如今新株冶所擁有的世界最大的152平方米沸騰焙燒爐、世界最大的單系列30萬噸浸出和OTC溶液深度凈化系統、行業最大的富氧揮發回轉爐等大型設施。

歷史中總充滿著變與不變,從象征著工業1.0的大煙囪,到全流程智能控制的引領行業風標的智鋅工廠控制系統,一甲子間,變幻的不僅是時空,更有國家經濟發展理念的蘊含以及企業轉型升級道路的探索。不變的是什么?是一代又一代為國家有色金屬工業無私奉獻的株冶人,是“奮進求發展,協力站排頭”的“火炬”精神。

△株冶水口山基地俯瞰照 

在原株冶的家屬小區采訪時,有位株冶的退休老職工擲地有聲的話語,在那一刻似乎把歷史封塵的痕跡擦亮,他說:“共和國工業的脊梁,是一代代像株冶這樣的老國企里的工人,一錘一錘砸出來的?!?

從“一五”時期在工業重鎮株洲啟航,承載著共和國經濟建設、工業發展的重要使命,株冶走過了艱苦輝煌的六十年風雨歷程,如今“二次創業”的新株冶落戶有著百年紅色基因的衡陽市水口山鎮,歷史仍揮毫著大筆,在紅色傳統與新發展理念的有力感召下,株冶人勢必將在新的時代繼續譜寫出嶄新的篇章。

信息來源:黨群工作部

上一篇: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 | 獨家披露!韶山毛澤東銅像廣場落成背后的湖南設計力量

下一篇:康養、投管、縱橫三個支部聯合開展“學史崇德”專題學習

久久综合给合久久国产免费,国产精品第一页,久99久热爱精品免费视频37,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免费人成视在线观看不卡